【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第1棒)

澹台潇翾:




【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第1棒)


 


 


*包策cp群新年联文活动,要求:前者以甜开头以虐结尾,后者以虐开头以甜结尾,循环往复,下一位写手会是文采飞扬的小天使,还是脑洞清奇的小可爱,或是悬疑惊悚的小侦探呢?


祝:食用愉快~


 


 


 


【正文】


 


 


       “大人。”公孙策将手轻轻搭在包拯肩上,唤了他一声,“夜深了,去睡吧。”扶着趴在桌案上的包拯起身,公孙策温柔地看着他。“先生,……”包拯不知该如何开口,与庞籍的绝交令他开始怀疑起自己,“大人。”公孙策看着他坐到床上,“襄阳王离京已有一段时间了,放他回襄阳之后,他知道朝廷有戒备之心,必然提早谋反计划。作为陛下的左膀右臂,大人是不是应该振作一些?刘美、庞义舟一案审得的确太过仓促,但责任也不能全怪在大人头上,这两个人的量刑是皇上和太后定夺的,三司会审时大人也根本说不上话,大人要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到了,切不可再自责了。”


 


 


       “先生。”包拯抬起头看着公孙策明亮的双眸,接过他手中递来的药瓶,牵着他的手要他坐到自己身边,把头靠在他肩上,“先生似清泉,涤荡我心。”公孙策笑着:“好啦,喝了药,睡个安稳觉,明天晚点起,我会把最近需要做的事情整理出来的。”“先生,也早些休息,别太累了。”包拯拉住公孙策的手,用力握了握,换得那人一个暖心的回眸。


 


 


       “什么!庞籍投奔了襄阳王!什么时候的事!”包拯腾的一下站起来,公孙策也投去担心的目光,“今早发现庞府有被闯入的痕迹,他住的客栈老板说他走了四天了。”底下人回禀。“走,去看看。”包拯下意识看向公孙策,后者点点头,起身同往。


 


 


        庞府正门的封条被撕开,府中倒是没丢什么东西,北院的一丛竹子被人伐了,系成捆,丢到了南边向阳的一间屋子里,包拯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冒险进来庞府,就是为了砍一丛竹子?这什么意思啊?”公孙策摇摇头:“像是在暗示什么,但我一时也想不明白,此事就先不要张扬了。”他建议到。包拯派人重新将封条封好,心情沉重地回了府。


 


 


       “北院,一丛,竹子,系好,放到,南边,向阳,客房。”公孙策在纸上写下一组和在庞府看到景象有关的词语,圈圈点点,突然发现了什么。“大人进来吧。”他放下笔,才察觉到门口有人徘徊着,“天气凉,别冻坏了。”公孙策将包拯请了进来,“能听脚步声便知道是谁的,府里只有先生了。”公孙策浅浅笑着,为他端过热茶,“大人应该相信庞大人的。”他将包拯领到桌案前,为他拆解着庞籍留下的字谜。


 


 


       “我们便将计就计,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公孙策说得兴奋,眼中闪烁着骄傲自信的光芒,“先生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不能离了先生。”包拯说道,似乎公孙策从陈州死里逃生,包拯从陷空岛逃出生天,两人太多次与生离死别擦肩而过,都对彼此愈发珍惜,而包拯,虽然同以往一样,会在公孙策表达出对自己的关心时逗逗他,更多时候,也会对他直言自己的心声。


 


 


        就这么又过了几天,包拯协同六部紧张地判断分析着局势,各地各部呈上来的卷宗压得他透不过气,要不是陛下特批允许他可以在开封府,在公孙策的协同下一起办公,一向不喜读书的他怕是早就不行了。“唉,好累!”包拯放下书卷,想从身边人处寻得些安慰,等了好一会儿没人理他,才想起来今日公孙策出门采买,“可别出什么事。”包拯隐约觉得不安,府里有展昭和张龙赵虎他们,怎么都是安全的,实在不应该让先生一个人出去,他边想边摇摇头,下次这种事不许他自作主张了。


 


 


       “哇!清蒸多宝鱼!”展昭看着公孙策端上的鱼,不由自主舔舔嘴唇,“好丰盛的晚饭。”一众人欣喜地开始吃饭,只有包拯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冷汗顺着发根流向脊背,湿透衣衫,“大人你很热吗?怎么直出汗?”塞了一大口饭的张龙问向包拯,“啊?今儿衣服厚了些,吃饭,吃饭。”包拯尽量平复心情,随便夹了饭菜,胡乱吃了一些。“大人,我们回来了。”王朝马汉巡逻回来,“来来来,快来吃饭。”包拯招呼着,“先生把热在灶上的姜汤端来吧。”


 


 


 


        公孙策出了房门,包拯一个眼神,展昭蹿了过去,确认公孙策走远,向包拯点点头,吃饭时他挨着包拯坐,包拯一直狂跳的心脉,只有他这样武功高深的人才感觉得到。“大人,出什么事了?”张龙问道,“你们先不要插嘴,听我说。”包拯严肃着低声道,“我和公孙先生发现,庞籍在他府里留下的暗号,拆解出来,是‘绑架束竹去襄阳王府上’,‘束竹’便是指公孙先生。庞籍很有可能是说,他会用绑架公孙先生的方法骗取襄阳王的信任,一方便使襄阳王有了制约我的人质,一方面庞籍他能暗中保护公孙先生。”


 


 


       “我与先生便定下计策,只要他出门,身上便带一个采买物品的清单,清单上有多宝鱼,如果是他本人的话,他绝对不会买,但如果他被抓走,有人搜了他的身,冒名顶替他的话,一定会按单子买多宝鱼的。所以我敢肯定,刚才那个人,不是公孙策。”“那先生岂不是很危险!”展昭大惊,想要去把假冒的公孙策抓来问话。“慢着!”包拯拦下他,“我和先生定计,襄阳王知道先生才华,绝不会轻易伤害他,既然襄阳王派了人在我开封府,我们便借此机会,将我们想让他知道的假消息传出去。所以大家要装作不知道此人是假冒的,就当他是真的公孙先生一般对待,等他将假消息传递得差不多了,再把他抓获。至于先生的下落,要请展护卫联系五鼠,让他们尽快查找到,但是只要他们不对先生安全造成威胁,千万别惊动这些人”


 


 


        包拯死死握着拳头,他深知此事干系重大,决不能有一丝纰漏,更不能在假公孙策面前露出马脚,将对公孙策深深的担心藏在心底,他现在必须独自担起领导开封府的重担。


 


 


        七日的时间很快,对于包拯却并非如此,他已经尽量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得一刻不停歇,但是还是忍不住地想着公孙策,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明明被炙烤地濒临崩溃,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云淡风轻的样子,面对一个假的公孙策,装出一副知心贴肺的样子。七天,假公孙策终于将包拯与公孙策写的希望襄阳王信以为真的朝廷兵力、国库存银、粮仓储备等数据传了出去。


 


 


   


        包拯一脚踢开公孙策的房门,展昭的剑,“唰”地一声出鞘,下一瞬间便架在了假公孙策的脖子上,他似乎有些惊讶,但还是讥笑着说道:“七天,包大人花了七天时间才认出在下是假冒的。哈哈哈哈……”展昭冷着脸,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在他肩上,而后迅速撕下他脸上的面具:“黑妖狐智化,我就知道是你!说!公孙先生在哪儿!”以五鼠的江湖地位,查了七天还杳无音讯,包拯着实着急了:“你别逼我对你用刑!”“用刑?包大人不是一向不屑于此吗?哈哈哈哈……”黑妖狐智化咬着牙笑道,“包大人与公孙先生还真是情深义重呢。你跪下,说不定我会告诉你。哈哈哈……”


 


 


        “大……大人!”展昭看着包拯没有一丝犹豫地跪了下去,恨不得一剑刺穿智华的喉咙,智化显然诧异于包拯如此不假思索的决定,叹了一口气:“大人现在去城南的乱葬岗,或许公孙先生的尸首,还没被野狼啃尽。”“你……”包拯猛地站起身,一震目眩便失了直觉,重重摔在地上。


 


 


(下文更精彩,敬请期待)


第2棒写手:@汤圆要甜的 


 


 


    —————————————————————


 


【目录】


第1棒、第2棒、第3棒、第4棒、第5棒、第6棒、第7棒、第8棒、番外1、番外2


 


【群宣】


欢迎包策党的小伙伴萌\(//∇//)\,无论你是小白、萌新、写手、画手、剪刀手、还是坑中老手,以及想参加联文活动的太太们,欢迎加入:旁友,包策要伐?,群聊号码:689635554。来这里勾搭太太,一起开脑洞,愉快吃粮!



评论
热度(56)
  1. Kuri今天吃🍪了吗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与秋与冬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3. 有栖川战兔🐰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4. 为什么是个喵啊澹台潇翾 转载了此文字
  5. MINERVA澹台潇翾 转载了此文字

© MINER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