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第3棒)

粒子兄:

【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第3棒)



*网剧开封奇谈·包策cp群新年联文活动,要求:第一棒以甜开头,以虐结尾,第二棒以虐开头,以甜结尾,后面几棒以此循环。


前两棒的gn们埋下了不少伏笔,惊喜连连,这一次看我如何逆转乾坤(并不)




上一棒:汤圆




【目录】


超链接:1 2






【正文】


当包拯沉浸在收到先生安好信件的愉悦心情里,张龙带着大夫踏入大堂。




“大夫,可是李员外家有所发现?”




“回大人,今日早些时候,李员外派人急匆匆赶到医馆,说是他家老夫人突发急症,我顾不得带上药箱就被人连拖带拽请进了李府。”




“但我似乎听说这李老夫人并非身患恶疾,怎么突然就发起病来?”




“这确是怪事,昨日临走之时老夫人只是偶感风寒,脉象平和,并非大病之兆,而今日一看,竟是病入膏肓之状,”大夫顿了顿,想起了前一日向包拯透露的那群来路不明之人,“大人,还有一件怪事,您还记得昨日我提到李府上多了一群人吧?”




“当然记得,刚刚那小童还给我送来了公孙先生的信件。”包拯转过身,从桌面上拿起那封信递给大夫。




“这就奇怪了,草民今日特地请李员外带我四处查看了李府是否有影响老夫人身体的植物,我借此机会查看了李府上下,并未见到这群人……请问包大人,这封信真的是小禾送来的?”




“我包拯何时对他人有所欺瞒,大夫若是不相信,可找那孩子一问便知。”




“草民并非怀疑大人,我回去问问他便是,如此,草民便不多叨扰大人了。”大夫眉头紧蹙,甚是疑惑,想着回去验证便知真假,抬手作揖便转身离开了大堂。




包拯望着大夫离去的背影,想起先前那番对话,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问题在何处,又看了看手中那封信里熟悉的字迹,遒劲风骨不减,脑中又浮现起自家先生在堂上记录审案过程的身影。




陈州案之后,自己的视线总会时不时地黏在那人身上。先生并不清瘦,但清雅二字真真是配得上这个人,他并非无情无欲,而是重情重义,心怀天下苍生却又如老僧入定坐观红尘。他不是不懂,而是太懂。




包拯想,这样的人,或许真的要有人在身边念着闹着,才不会觉得下一秒就会乘鹤而去。转念又想,上天注定了让他们这丝毫无相似之处的二人在茫茫红尘里相遇,是福是祸,非福非祸,终也难以说清。


 




回到房间,包拯毫无头绪,只好躺下闭目养神,却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朦胧之中他感觉到周围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但这人没有实体,只有一股强大的精神意念。他急切想要找到这股力量的源头,并将它推离自己的梦境,怎知这股意念过于顽强,无论包拯采用何种方式都无法摆脱这股力量,而这股力量在受到包拯意念的冲击之后,将包拯的精神世界碎成两半。




此时的包拯如水中蜉蝣风中尘屑,茫茫然飘无定处。




一阵强光闪过,包拯抬眼看见智化正踏出开封府的大门,施展轻功奔向城外。此时的包拯并无实体,灵念状态可以轻易跟上轻功超绝的江湖客,于是便紧跟智化一探究竟。




约莫半柱香后,智化停下脚步,内功传音验证身份,进入了机关重重的竹楼。包拯一介文人不修内功,并不知身份暗号为何,只能寸步不离跟着智化。




很快包拯就找到了公孙策所在之处,看到他安然无恙便松了口气,心里有太多话想问,却不知公孙策是否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于是他试着叫公孙的名字。




“大人?”原本翻着西夏图志的公孙策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虽然理智告诉自己包拯不可能也不应该出现,但内心仍旧希望包拯能够找到这里。




“先生?你能听到我?先生?先生!”包拯觉得自己像个傻子,明知自己是灵念状态无法被人察觉,仍旧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雀跃。




“大人?”公孙策再次试探性地回应。




“先生,我在这里,你放心,没有人看得见我。你怎么样?那些人有没有虐待你?身上有没有伤?还有你怎么在这里?”包拯一口气问出了自己想问的所有问题,也不管公孙策是否真的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大人?”公孙策实际上并不能听见包拯说什么,他只是感觉到熟悉的精神意念笼罩着自己,一如包拯此人,可靠,令人安心。




公孙策想,是时候给包拯传递信息了,太长时间没有消息,那人恐怕以为自己遭遇了不测,或许又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可自己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又该如何提供给那人呢。突然想到这股笼罩自己的精神意念,他相信他二人之间的默契和感觉,决心赌上一把,希望那瓜子仁脑袋能理解这封信的内容和自己的苦心。




“大人,如果真的是你的话,请看清楚接下来我的每一步动作,愿这次我们还能安然度过难关。”




于是公孙策一笔一划认真写下了“一切顺利,安好”这简单的六个字。




包拯狐疑,这不就是自己收到的那封信吗?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未等包拯反应过来,先前那股强烈的精神力量再次出现,还未等他喊出“先生”二字,自己已经失去了意识。




当他再次醒来之时已经在自己房间里,环视四周,却发现所有的物件都变了样。包拯的房间位于大院的东侧,推开门左手边是自己的卧床,桌子边靠近卧床的方向摆着两张座椅,他时常和公孙策在这里秉烛夜谈,桌子后方墙壁处是一排书架,零零碎碎放着些书籍和卷宗,当然还有三本最新一期的名伶杂志和限量手办。




可如今包拯发现自己坐在床边,门却在自己的左手边,而座椅却位于远离卧床的方向。起身走向书架,随手取下一本卷宗,发现每一个字都是正常文字的镜面,就连手办上静儿的蝴蝶结也换了方向。




包拯醒悟过来,被白玉堂数落多次的呆展昭一定把游仙枕当成了普通枕头放在自己床头,此时的自己一定处于一重梦境之中,而之前与公孙的短暂相见是另一重,虽然不知道先前那股神秘的精神力量源自何处,但他隐隐觉得这股力量在干扰着什么,试图阻碍自己走向谜团的中心。




他想重新回到与公孙相见的那一重梦境搜寻更多信息,可当他躺下闭上眼睛后,那股神秘的精神力量阻止他回到那一重,但此时他听见一缕幽魂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喃喃:“解谜之刻,梦醒之时。”




于是他起身坐在桌旁,仔细端详这封来自公孙策的信件。




虽是用的普通宣纸,因造纸过程中难免有些植物梗结无法去除,但除“一切顺利,安好”这六字外,仍有些许墨点,似是无意间沾染上去。可公孙策其人,严谨于己,定不会让纸张沾上墨点。




时常拿着字帖细细推敲笔画的包拯猛然觉得这六字笔画有所差异,再仔细查看,这简单的六个字却不似平时公孙策所写的字体,一笔一划皆有差异,并非是粗细相当,而是笔锋各异。




回忆起先前公孙策写下这六个字时的场景,发现他在某些笔画落笔之时着力有所变化。其中“切”字右半部分、“顺”字左半部分、“利”、“安”字着重着墨,包拯将着墨处写在空白处,发现、是“刀”、“川”、“禾”、“刂”、“宀”、“女”,结合先前大夫对李老夫人奇异病情的描述以及他对小禾递信一事的不知情,发现着墨部分大致意思为“小禾要杀大宅下的女子”,看来这李老夫人就是“大宅下的女子”,或许老夫人发现了府上这群人的真实身份,但“刀”和“川”二字却无从可解。




包拯将视线转移到宣纸上看似杂乱无章的墨点上,他取来另一张空白宣纸,将信件上的墨点原封不动誊写在空白宣纸上,突然想到公孙策在出声回应自己之前看着一本西夏图志,包拯怀疑这些墨点定与西夏有关,匆忙翻出那本展昭曾经从他一位江湖好友那里要来的一本武林门派及组织大全,翻到西夏一节,发现墨点组成的大致外形与西夏大风堂一致,而西夏大风堂堂主正是此前暗杀武林诸多高手的野利重川,江湖人因其心狠手辣,常使一把宽刃大刀,称其为“大风狂刀”。




所有的线索被包拯一一解开,想必这襄阳王定与西夏勾结,利用其政治和江湖地位企图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以达到自己谋朝篡位的狼子野心。




顾不得想那许多,包拯速将线索写于纸上,企图利用阴阳镜将信息传递到现实世界,但因解开了谜底,梦境开始崩塌,包拯来不及将内容投射到公孙策那张信上,只好将写满线索的纸夹在一本名伶杂志中投入了阴阳镜。




仅一瞬间,世界崩塌碎裂,从而灰飞烟灭。




现实世界里,包拯缓缓睁开了双眼,他觉得自己头都快炸了,试图想用手肘撑起上半身,一阵眩晕又倒在床上。当他再次用尽全力坐直腰身,却发现公孙策站在床头一脸笑意。




“先生!”包拯一声惊呼,满是掩藏不住的喜悦。




可当他下一个字还没来得及从喉中溢出,他感觉眼前靛蓝衣袖一挥,心口一阵疼痛,低下头发现一把短柄匕首没入胸口,尚未看清那人动作便失去意识倒了下去。


 


(未完待续……)




下一棒: @为什么是个喵啊 




【群宣】
欢迎各位喜欢包策的小天使们一起来玩,(~ ̄▽ ̄)~ ,无论是大大太太还是小白新萌全都欢迎哦(`・ω・´),指路:旁友,包策吃伐。群号:689635554。欢迎来这里勾搭,大家一起开脑洞,愉快吃粮!

评论
热度(39)
  1. Kuri今天吃🍪了吗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与秋与冬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3. 有栖川战兔🐰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4. 为什么是个喵啊粒子兄 转载了此文字
  5. MINERVA粒子兄 转载了此文字

© MINER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