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第4棒)

为什么是个喵啊:

【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第4棒)


*网剧开封奇谈·包策cp群新年联文活动,要求:第一棒以甜开头,以虐结尾,第二棒以虐开头,以甜结尾,后面几棒以此循环。前几棒姑娘们的文字谜题都十分的精妙,看得人拍案叫绝,上一棒结尾包大人似乎有点不妙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上一棒:粒子


【目录】


超链接:1 2 3


【正文】


“大人!!!”公孙策从梦中惊醒,不断喘着粗气,手紧紧抓住胸口,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想到刚刚的梦境,自己见到包拯,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身体却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拿出一把匕首往他胸前刺去,鲜红色的血浸透了衣襟。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公孙策喃喃自语道。此时天色将明,远处的天边云层峩峩,仿佛压在人的心上:“大人…你可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清晨时分,公孙策刚刚洗漱完毕,就听见有敲门声,打开门见到来人:“哟!王大人这么早就到在下这串门子呢,不知今日又想问出些什么?”


 “我能从你嘴里问出什么?”“既然知道那你还来干什么!”


“好了公孙策,外面的人都被我支开了,你不用演戏了,我是有事跟你说。”来人拨开公孙策自己走进了门。


“智化,是不是大人那边出什么事了?”公孙策急忙追问道。


“你还真是关心你家大人啊”智化边扇着扇子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是今天早上的时候,天师突然来找我,说这几日竹楼要交给我打理。”


公孙策听闻:“这不是好事吗?”


智化却皱起了眉头:“天师这个老狐狸,虽然我是襄阳王派过来的人,可是他对我从来只做表面功夫,根本没有带我去过炼药房间,而且竹楼里的死士大多听命于他,我受到的限制也很多。”


“如此说来,他这次突然把竹楼交给你打理恐怕另有蹊跷了?”公孙策也皱起了眉头。


“但这确实是个找到药房的好时机……看来只能随机应变了。”


智化继续说道:“还有今日的计划也是十分重要,要是错过了时机,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希望你的那位包大人不会让我失望。”


公孙策又想起了今早的梦:“我相信大人,只是我担心……”


-----------------------------------------------


开封府包拯房内


“张龙,大人还没醒吗?”展昭从门外进来问道。


“展护卫!”张龙行礼,回答道:“没有呢,刚刚请大夫来看过了,说是身体无大碍,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昏迷不醒。”


“怎么会这样,昨天还好好的”展昭思考了一会,决定自己先去给大人请个假,留下张龙照顾包大人。


 


…黑…周围一片黑暗…


我已经在这个地方不知道走了多久了,可能只是一会也可能一直在这…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这是哪里?…我…又是谁?


我决定停下来思考一下,这个地方真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啊,如果我还有“手”的话…


我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只是凭借着直觉我是在走动的,或许我一直在原地也说不定呢…这个时候自嘲的想想。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除了清楚的感觉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以外,没有任何相关的记忆。


我是谁?嗯…这个更加想不起来了…


只是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尽快出去。


可是这里这么黑,我根本看不见路啊,要是有灯就好了。


正在想着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点微弱的光芒,仿佛打破了周围凝固的黑暗。我拼命向着光源的方向“奔跑”而去,光点越来越大,终于…近了……




“这位大人”听见声音,我从桌子上抬起头来,看到前方逆光处站着一个人。


“请问是这里招聘主簿吗?”我似乎被惊异到了,好一会才听见自己微微颤颤的回答:“……招,招的,这位先生想来应聘吗?”


“正是,在下心思细密谨慎,很适合从事这种事务琐碎的工作,此外……”听着他温润的声音侃侃而谈,我不禁又泛起了困,心里不住吐槽:这人还是个话痨啊。


“嗯!!”突如其来的危险感,让我瞬间坐直了身体。“先生真是好才华,不知先生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吗?”


对方似乎是满意了我的态度,拱手问道:“在下有一个问题,请问上一任主簿是为何被辞退的”“呃…这…其实……”我挠着脸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对方似乎又有生气的预兆,我赶紧说道:“其实是他自己走的!”


“哦?为什么要走?”对方好像不相信的样子,我决定还是实话实说:“他说我没有领导气质上班总迟到工作不认真升堂时打哈欠挖鼻子抖腿搞小动作…重点是…工钱太少TAT……”


他听完以后转身就要走,我赶紧起来挽留:“先别走啊!求你再考虑一下……我们张大妈的伙食做得很不错的……别走别走…我…我加工资”


对方听闻果然停了下来,转过头对我说:“谁说我要走了,我要在这里工作。”


“诶?”那你倒是早说啊,我现在收回加工资的话还来得及吗?QAQ


“对了,大人对在下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一提嘛。”


“诶?那我说了你不要笑话我……我希望…来到这里的人…不管最初是否合得来…最后都能成为朋友,永远在一起…”


对方听完我的话,似乎笑了一下,果然是笑话我了吧,哼唧。




转眼间天似乎黑了起来,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挡在我的面前,周围一群黑衣人包围着我们。


“若行侠道,官也可以为侠。若能助你守得这天下太平,展某又何惧,屈膝侍王权?”这个傻小子,印象中这似乎是听到他所说的最长一句话了。


“都身受重伤了,还逞什么能啊!像你这种不珍惜自己的人,老子看了就烦”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旁边的石头往自己头上砸去。




似乎是砸的有些狠了,等我晕头转向的醒来时,前面跪了四个人。


“若非大人救了我们山寨上下,我们早就死了”“就是,我们兄弟几个愿意跟随包大人”“求大人就收留我们吧”“求大人收留…”“大人…”


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啊?我默默握紧了站在身边人的手,却被他快速的抽了出来。


“大人,我看他们如此有心,不如就留下他们吧”“既然先生都这么说了,那你们就留下吧”


“多谢大人,多谢先生。”



周围的一切开始化作光幕快速旋转着


“大人,小心公孙先生的算盘”“大人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死包子,你的嫉妒无损我的财富…”“都已经丑成这样了,还好意思说毁容”“大人啊,人没有不犯错的……”“大人……”


“大人……”“……”


光幕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快要看不清了。


慢一点啊,我在心里呐喊着;


或许是听到了我的呐喊,光幕渐渐停止了下来,定格在最后一幕,公孙先生微笑着将匕首挥了过来。


是了…我想起来了…我最后…死了…吗……


光幕开始碎裂,化为光点渐渐消失不见,周围又恢复到一片漆黑,我却没有心情注意这些。


…我相信…先生是不会害我的…


只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帮得了他们呢……先生……


【你想知道他们的结局吗?】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你是谁??你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吗??


我一边问着,却听不见有人回答,身边渐渐泛起白光,等我再反应过来时,周围的场景已经换了。


“展大人,襄阳王的人已经打到城外了,怎么办”


张龙赵虎…王朝…马汉…我是你们大人啊…你们看看我……


…你们…看不到我吗?…


开封府一群人,围在一起,看向坐在上位的展昭;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受了些伤,有的人甚至来不及包扎,上面坐着的展昭也是眉头紧锁,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巨阙剑。


“出战”


“可是大人你的伤…”王朝还想说写什么,却被打断了。


“我们身后已经没有退路了,一旦汴京失守,整个大宋都要亡。”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势必与大人共同进退。”


战场上,金戈铁马,硝烟蔓延。所有熟悉的人一个又一个的倒下,终于只剩最后那个人了。


他紧紧握着巨阙剑挥斩着,整个人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只剩下本能仍在战斗。然而没多久,一支利箭射来,洞穿了他的胸口,手上的动作稍一停顿,腹部又被捅了一剑。他尽力挥剑将偷袭者杀死,随后也倒在了浸满鲜血的土地上,看着上方空阔的天空,仿佛看见了那人的模样。


“五弟,答应你的事情…恐怕要失约了……”


…怎么会这样…展昭…王朝…张龙…你们…快起来啊…




画面一转,似乎又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几位哥哥,你们不必劝了,我已经决定了。”“五弟,你不要意气用事,这事咱们得从长计议。”房间内四鼠围着白玉堂劝说。


“大哥,我们等得起,可是天下百姓等不起。我是最好的人选不是吗?”


“五弟,你听四哥一句劝,冲霄楼太过于危险,你绝不可鲁莽行事”


白玉堂仿佛气馁了一般坐在床上“那哥哥们说怎么办?”


“依我看,我们可以埋伏在襄阳王府周围,等待时机。”“大哥这话说的对,我也同意”“我也同意”“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好了,哥哥们既然都同意了。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就去蹲点。”


白玉堂把其他四鼠都赶了出去之后,自己一个人在桌子前坐了良久。


“臭猫,这次我把盟书带回去,你可就要欠我一份人情了。”说完,白玉堂就打开窗户飞身出去。


铜网阵内,冷箭从各个方向射来,白玉堂忙拿起剑格挡,可是箭阵却像数不完一样源源不绝射来,转眼间身上已经是多处中箭,格挡的动作也慢慢开始停顿,最后倒在地上不动了。


“臭猫,对不起了…没有找到证据回去……”


…白玉堂…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你们一定是在骗我…




包拯的呼喊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场景又开始转换…


“呼…呼…这里应该暂时安全了吧”在一个山洞里,庞籍身上满是伤口,衣服也是布满灰尘,完全看不出原来华贵的模样。“也不知道老师怎么样了…”边说着,边把干净的内衣撕下来包扎伤口。


“快看!这里有血迹,肯定是在这边。”


“啧,这么快就追来了吗?看来是躲不过了。”庞籍缓缓站起来,刚走出去,就被一群黑衣人围住了。


“庞大人,王爷说了,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他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让你继续过荣华富贵的生活。”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鬼话你信吗?那样东西已经被我销毁了,没了那样东西,他永远也别想当皇帝!”


“看来庞大人是不打算说了,给我上”“住手!”


就在黑衣人们打算灭口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位一身血衣的人,打落了指向庞籍的刀。


“好啊,江先生,亏得王爷对你如此信任,你却联合外人盗取王府宝…呃…”开口的黑衣人还未说完,就被“江先生”的剑划破了喉咙。


其他人见状,也不敢掉以轻心了,迅速围着江先生的攻击过来。江先生一边护着庞籍一边与敌人厮杀,对方似乎看出了破绽,一直往庞籍这边砍来,江先生为了护着庞籍身上又添了数道刀伤。


“醇之,你先走。”“老师……”“放心吧,为师不会有事的”庞籍也看得出来自己留下来也是累赘,于是转身往山上跑去。黑衣人似乎想去追,却被江先生的剑挡住了去路。


“呼…呼……”庞籍在跑到山顶的时候,身体力竭,实在跑不动了,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喘着粗气。“老师…你可千万要平安啊,这是你答应过我的……”


就在庞籍坐起来休息的时候,却没看见一个黑衣人慢慢靠近了他的身后,举起了手中的利刃一挥而下。“小心!”刚赶来的江先生一个闪身替庞籍挡下这一击,一掌把人打落到了山崖。


“老师!!!”江先生倒在庞籍怀里,鲜血留了满地。


“醇之…你一定要答应我……”“呜…老师…你说…我都答应……”“你听着…襄阳王不是你能对付的…离开这里以后…你…你找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一定…不要再…回来……”“老师!!!”庞籍抱着江先生,嘴里还不停念叨着:“…老师…你说的我都答应…都答应…”


…喂…庞籍…你清醒一点啊……




庞籍还是渐渐消失了,等到场景再次出现,却仿佛在一间炼药的房间里


…公孙策!!!…


公孙策躺在房子中间的木板床上,双手被绑在床沿两边,周围被一群戴着奇怪面具的人围着。


他的手上被划开了一大道口子,鲜血一直在往下滴落,身边还有人拿器皿在接;


而床上的人脸色灰白,在昏迷中也微微皱着眉,似不安稳的样子。


…先生…先生…你们快住手啊…


房门突然被推开,进来了一位全身包裹着黑袍的人。


“拜见天师”原本围在公孙策身旁的人,纷纷向这位黑袍人行礼。


黑袍人挥了挥手,慢慢走近床边问道:“怎么样了”“启禀天师,一切顺利,已经到最后一步了”


“公孙策,怎么样?还是不肯说吗?”见床上的人毫无反应,天师继续说道:“包拯死了你很伤心吧!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黑袍人慢慢弯低腰,在公孙策耳边说道:“包拯…其实是我杀的……”


公孙策猛地睁开眼睛,双眼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死死的盯着黑袍人。


“诶呀、不对~应该是我们俩杀的~”黑袍人见他醒来,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你忘了吗?我只是背后操控的人…而你~才是亲自杀了他的人~”


…公孙…你别信他……我知道不是你……


包拯的呼喊没有任何人听得见,公孙策终于不再盯着黑袍人了,而是直直的望着房檐。


“感觉怎么样?亲手杀死最亲密的人…那血啊~可是留了一地呢”


“肯定很疼吧,听闻那位包大人最怕疼了~”


“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杀死,也不知道那位包大人临死前是什么感受啊~”


公孙策的眼睛闪动了一下,眼里似有搅浑了的泪水,忽明忽暗,最后沿着脸颊流下。


…你闭嘴…公孙……阿策…


黑袍人见状,反而更高兴了“哈哈哈哈,怎么样?你很伤心?”


“伤心吧!憎恨吧!这些都会成为最好的炼药材料!!”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来人!取心头血!”


周围的侍从,拿出匕首,其他人纷纷围在床边。而公孙策…依旧毫无挣扎,他的脸上并无不甘,更无惊恐,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不要啊…阿策…你们都走开…不要过来…


包拯整个人都趴在公孙身上想要护着他,然而匕首还是透过了他的身体直直插在了公孙策的胸口上。


…不要!!!…


拔掉匕首之后,鲜血瞬间涌了出来,不一会胸前就浸透了一大片,周围的人连忙拿来器皿取血。公孙策本就灰白的脸瞬间又白了三分,眼睛一会浑浊一会清明,渐渐的,眼睛里最后的光也灭了。


…喂…公孙策…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快起来啊…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把你这个月的薪水全部扣掉…


…别闹了…呜…小心以后再也不借名伶给你看了…


泪水似乎化成了实质,滴落在公孙策的脸上,周围的场景开始缓缓消失…最后化为一片黑暗…


 …公孙策…展昭…白玉堂…大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想救他们吗?】


…救?…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救得了他们…


……


【我可以给你想要的力量,只是代价很大,你愿意吗?】


……


…我,要救他们!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


【痴儿啊…】


 -----------------------------------------------


开封府包拯房内


张龙正端水进来打算给大人擦擦脸,进来却发现包大人额头的月牙正发出耀眼的光芒,吓得张龙把水给打翻了,哀嚎着出门去:“展护卫!不好啦!!大人他……”


等到展昭带人进门的时候,发现床上坐着变身后的包大人,展昭向包大人行礼:“大人,你怎么忽然变身了?”


变身后的包大人却并不回答他,而是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启禀大人,已经过未时了”


“好,带齐府里的人,给我包围李府”“是,大人”


开封府的一众衙役浩浩荡荡的往李府出发,到了李府,包拯却把众人留在府外听从信号,然后带着展昭和张龙赵虎几个前去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粗布的小厮,看见几位官爷也是一愣,随后磕磕绊绊的问道:“几位官爷是有什么事吗?”


包拯回答道:“我们是没有什么事,但恐怕是你们老夫人要有事了,本府接到线报,有人要行刺李老夫人。”


听到包拯的回答,小厮却仿佛松了口气般:“几位官差大人怕是搞错了吧,并没有人行刺我们老夫人。”


包拯想了想:“哦,既是如此,本府可否见老夫人一面啊,若是真没有刺客本府也好安心。”


小厮眼睛转了转,随后笑嘻嘻的回答:“官爷,老夫人近日身体抱恙,李老爷特意吩咐过不许外人打扰。再说,我们府上护院园丁众多,就算有贼人敢来,我们也是不怕的。”


“哦、既然如此,那本府能否见见李老爷”“这…这……”正当小厮哑口无言之际,李府内传来一阵骚乱。


“来人啊!有刺客!!”


听见府里的动静,包拯立刻推开小厮就闯了进去。“有刺客!展昭你们快跟我去看看!”


“诶!官爷!官爷!不能进去啊……”


不理会后面叫唤的小厮,包拯带着人往人声吵杂之处跑去。只见一间屋子外围满了人,而房顶上有一个身材瘦小,身着黑衣的蒙面人。蒙面人看他们一眼后,往其中一个方向飞去。


“追”变身后的包拯连同展昭运起轻功往蒙面人追去,剩下的张龙赵虎见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信号弹发射了出去。


包拯带着展昭只是跟在蒙面人的身后,似乎并不打算与他交手。而蒙面人也有意无意的引领着他们的方向,待到了一处荒废苑子便闪身进去了。


包拯和展昭进去以后,只见那蒙面人站在苑子中央的地方。


展昭问到:“你到底是什么人!”“要打就打,哪那么多废话”回答的却是一个稚嫩少年的声音。包拯向四周看了看,随后附耳跟展昭吩咐道:“展昭,你去跟他打,尽量不要伤到他,把动静闹得越大越好”展昭点头表示明白。


两人就在这破旧的苑子里打了起来,周围破旧的房屋经受不住他们的摧残,房顶破了好几处,连横梁都断了几根,掉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他奶奶的,是谁在打扰老子睡觉!!”突然旁边的小门内,出来了一群穿着西夏服饰,气势汹汹的人。而为首的人,手上拿着一把大刀,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野利重川!”展昭看见来人,不自觉道出了他的名字。


“既然知道爷爷我是谁,还敢在我的地盘上搞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展昭,抓住他们”包拯对展昭说的同时,也向着野利重川发起了进攻。


“好啊,就让爷爷来会会你…诶呀……”“诶呀……”“啊……”


哀嚎声一片响起,那群人已经被打倒在地了;与此同时,张龙赵虎带着其他衙役赶来。


“大人,李府的人已经被我们制压住了”包拯点点头,吩咐他们把这个废苑仔细搜查一番。


最后在他们出来的小房间里发现了一条密道,等他们下去时,才发现原来还有人没上去,制服剩下的人后,检查一番,除了找到了一盘刚燃尽的纸灰,其他什么线索也没有。


“大人,看来他们把证据都毁灭了,怎么办”


包拯却看着那盘纸灰若有所思,随后吩咐道:“把这些灰烬带回去,切记!绝不可有一丝遗漏。”


“大人,李府的人怎么办,李老爷在外面一直叫嚣着要见您”外面的衙役来通报。


“哼!本府就去见见他!”说着,包大人就转身出了密道房间,到了外面果然听到那李老爷一直嚎叫着:“大人啊!冤枉啊!我又没犯什么法!凭什么抓我啊!!”


包拯听到后冷笑一声“你没有犯法,那你可知自西夏建国以来,我大宋早已明令关闭榷场,禁止双边贸易,不准其私自入境”


包拯越说,便看见那李老爷越心虚的表情“如今,你的府上却发现了十几名西夏国的人,这话你作何解释啊!”


那李老爷见事情败露,便开始跪下求饶“大人饶命啊,草民承认确实与西夏商人进行走私贸易,可草民的家人是无辜的,求大人放过他们吧”


“西夏商人?走私贸易?哼,是或不是本府自有断决,把所有人都有带回去!”


“是,大人”




回到开封府房间后,包拯把从李府带回来的灰烬,倒进古今盆内,拿布盖上,做好这些后就在一旁静静等待着。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等他把布掀起来,原本的灰烬已经变成了写满文字的书信,拿起书信翻阅,发现这正是襄阳王勾结西夏的书信。


“公孙先生猜的没错,证据果然在李府。”


包拯满心喜悦,把证据收藏好后,叫人把去刺杀的小禾叫来。


“包大人”小禾进来后恭恭敬敬的向包拯行了个礼,包拯此时却顾不得这些虚的,拉着他问到:“是不是公孙先生派你去行刺的?”


小禾听到后也不惊奇,回答道“是公孙先生与师父派我来的”


“师父?你师父是谁?”“智化,我是他徒弟艾虎”


“原来是他,那信件也是他给你的了?”“是的”


“好,我现在有一件事要你帮忙。”“啊?”


 


傍晚竹楼内,公孙策正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的落霞,房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了,智化笑着走了进来。


“看你这么开心,看来李府那边是成功了。”“哈哈哈,没错。”智化进屋后自己坐在椅子上倒了杯水,继续说道:“看来这个包大人果然有两把刷子,仅靠一张字条就明白了你的意思。”


公孙策回身坐在椅子上,今日悬了一天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如此便好”


智化继续说道:“估计连襄阳王那边都以为这只是个意外,这次他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一个臂膀,其他方面肯定会加速行动的”“你是指庞籍那边?”“他那边有那位友人护着,我倒是不担心,我担心的是这边炼药的进度”“嗯,你说的没错,那个东西如果一旦炼制成功,恐怕……”


“所以我们一定要加快速度了”智化在说完以后,看了看公孙策:“看你担心了一天,喏,这个东西就给你吧”智化从袖口里掏出一封书信,就带上门离开了。


公孙策拆开信封,缓缓露出了微笑,只见里面飘飘洒洒写了一大堆:先生,你不在展昭天天都偷吃鱼,我说了他都不听;王朝马汉饭量又加大了,我都快被他们吃穷了;还有张龙赵虎他们晚上老是偷偷喝小酒不去巡夜,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女装的后遗症,我还看见他们偷偷去逛胭粉铺……先生,我想你了。


(未完待续……)


下一棒: @徐小洌 


【群宣】


喵的碎碎念,第一次写文第一次参加联文,渣文笔希望大家不要见怪啊。写文的时候遇到很多困难,连标点符号都用错,幸好有我们群超级可爱的姑娘指出,我们群都是一群小天使来的。


所以如果你也喜欢包策,无论是大大太太还是小白新萌全都欢迎哦(`・ω・´),指路:旁友,包策吃伐。群号:689635554。欢迎来这里勾搭,大家一起开脑洞,愉快吃粮!

评论
热度(35)
  1. Kuri今天吃🍪了吗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与秋与冬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3. 有栖川战兔🐰专治秃头的包工头蛙 转载了此文字
  4. MINERVA为什么是个喵啊 转载了此文字

© MINER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