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联文】开封奇谈之这个联文不太行(番外3)

沧和:

*网剧开封奇谈包策cp群新年联文活动。要求:第一棒以甜开头,以虐结尾,第二棒以虐开头,以甜结尾。后面几棒以此循环。


大家好,我是所有正文番外里写得最少的。


独立番外,与正文没有一丝联系。


我用电脑发文,格式总是很难掌握。辛苦大家了。


本篇:1 2 3 4 5 6


番外:12


上一棒   @破念‖破碎执念 


下面是正文部分




今夜月色正好




新年,元宵。




开封热闹了起来,市集上空早挂上了一排排的长红灯笼。街道两旁,小孩手里攥着糖葫芦,一个个围在捏泥人的老爷子身边。沿着石板街一路上,都是烧得火红的山茶花,卖花的贩子扯着嗓子叫喊。换上新衣的姑娘们三三两两,捏着手帕聚在脂粉摊和小首饰店前。




“先生先生!你等等我呀!”




包拯左手拎三个布袋,右手抱两个大锦盒,十分废力得挤开人群,追着前方隐隐露出白色衣带的公孙策。




公孙策信步悠悠。他今日未戴那方士帽,头发也未尽数扎入冠中,反倒是跟开封一些世家公子一样,留了些碎须在两额旁。春风乍起,青丝拂面,他莞尔一笑,胜却满街红花。




“先生先生,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包拯终于追上,刚想抬头抹汗,又发现空不出手。




“先生我们回去吧,厨房里的采买张大娘会干的。”




公孙策抬眼望了望满头大汗的包拯,接过他左手的布袋,又从袖中掏出块帕子来。




“擦擦额头的汗吧,大人,是你硬要跟着我出门置办东西的,怎么没跑两步就喘上了。”




谁知道要买的东西这么多啊!




包拯委屈,包拯不说。




本来元宵,采买的东西也不会很多。但过年的时候刚刚结完一桩大案,想着大家都辛苦了,放个假。府上很多需要换新的东西就都先搁置了。




等到公孙策今日要出门,就压了一清单。




“你看看,本来我是要叫个拖车的,你又不肯。”




“我不是怕先生你又要说没钱了嘛!欸!先生我错了,别打!”




末了,公孙策也是没有再能狠下心来,拉着包拯逛回了开封府。




“大人你们回来啦!”




一进门,就看见张龙赵虎两个人在给栏杆刷新漆。




“开了年,商家降价,我们两个就去买了点给府上刷刷。”




“展昭呢?”




正在扫地的王朝抬头指了指厨房




“张大娘买回一大条青鱼,估计展护卫正盯着发馋呢。”




公孙策摆了摆手,也罢,过节就由得那孩子,反正最终也会被大娘赶出来。


待得公孙策和包拯两人收拾完置办的新物件,厨房里就传来了马汉的呼喊


“大人先生开饭啦!”




包拯兴冲冲得跑去饭厅,公孙策笑着摇摇头,取下衣架上的鹤氅,也跟着走出了房门。




新年,许意团团圆圆。原先被摆在厅里的长条型桌子被换成了大圆桌。桌上一反常态得已经摆好了几个冷菜。展昭早就握着一双筷子坐在了桌前,眼巴巴得望着厨房的方向出神。




“白玉堂你怎么来了?”




嘴里塞着牛肚的锦毛鼠转过身,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坛酒,呼得冲到包拯面前。




“小爷我怎么不能来了?我还带了陷空岛好酒过来,怎么样,老包,够意思吧!”




“这还差不多。”




包拯接过酒,拉着身后的公孙策坐进了圆桌。




“菜来啦!”




也是公孙策大方,今日过节,有鱼有肉, 摆了一桌子的菜。




展昭一双筷子,只戳那鸡汤里飘着的白花花鱼丸和特意摆在他面前的红烧青鱼尾。


“先生先生,快吃,我好不容易从展昭筷下抢出来的!”




公孙策接过包拯小心翼翼递来的鸡汤鱼丸,吹了吹表面浮着的油花,拿起汤勺尝了一口。




“张婶的手艺越发好了。”




“哪里哪里,既然我手艺好了,先生大人可多吃点啊!”




展昭端过张婶递来的一大碗元宵,张龙赵虎连忙把桌子中间的菜给挪开。


“吃元宵咯!”




“嘿嘿嘿!你们过去一点,我抢不到了!”




“你才过去呢!没看见我才舀了两个!”




“展昭你竟然敢撞小爷!吃我一剑!”




公孙策眼看着饭桌就要变成战场,刚要从袖中摸出算盘,就被人一把拉住,拐出了屋子。




公孙策有些茫然得看向自己的手,修长的手指被另一双手攥住,顺着手往上看,是青色的广袖,袖子上绣着成片的莲花,越往上青色越淡,最后是一层白色的衣领。




穿着青衣白领的青年突然转过了头。




“包拯。”




公孙策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大街上。




此时,挂着的红灯笼早就悉数亮起。街道上的男女老少,来来往往,手中都提着各色各样的花灯。




“先生我们不要管他们了。”




包拯冲公孙策笑着




“我们逛灯会吧。”




公孙策看着他被灯火重重映照的脸,忽得想起初遇那天,鬼使神差得,便点了头。




“先生你看这个兔子灯好大啊!”


“先生这个莲花灯好好看!我给你买吧!”


“先生,你看那边有舞龙!”


“先生。。。”


“先生。。。”


“先生。。。”




公孙策终是走累了,包拯左手拿着糖葫芦,右手提着莲花灯,领着他上了楼台。




也是不知怎的,就从热闹的人群里走到了这城墙边。楼台的阶梯不长,包拯却硬要背着公孙策上去。今天的夜晚很是晴朗,空中只悬着一弯明月。不时有烟花升上,灿烂夺目的光辉片刻即逝。公孙策趴在包拯的背上有些恍然,伸出手来向远方探去,又突然回神收回。暗叹自己糊涂,镜花水月,又哪来的实影。




终于,最后一阶。包拯将公孙策放下了。两人趴在栏杆前,远处的人和花灯虚虚晃晃,喧闹声仿佛也凉在了十里外。




一时无言。




“先生。”




包拯忽得转过身,公孙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今夜月色好美啊。”




包拯的声音仿佛带着笑意。




“可月色这么美,在我心中,也不及先生万分之一。”




“你说什么?”




公孙策的手又被攥住了,不同的是,这次握紧他手的人眉眼弯弯,虔诚的姿态犹如参圣。




突然那喧闹声又活了过来,嗡嗡得在耳边打转。




“先生,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都怪月色太美了。




公孙策眨眨眼,最终还是迎向了包拯俯身而来的一吻。




下一棒   @汤圆要甜的  


——————————————————


这里是群宣。


诚邀同好加群,一起讨论包策cp的无限可能。


群名:旁友,包策要伐?群号:689635554














 









评论
热度(36)
  1. 春与秋与冬沧和 转载了此文字
  2. 为什么是个喵啊沧和 转载了此文字
  3. MINERVA沧和 转载了此文字

© MINER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