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问归期未有期

汤圆要甜的:

其实这就是一篇四次先生等包拯回家一次包拯等先生回家的故事,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达清楚,文渣勿怪。


——正文——


        今日京城富商胡家娶妾本是一喜事,新娘却惨死洞房凶手疑似乌鸦,胡家仆人惊慌失措地跑来报官,公孙策听闻消息去寻包拯,推门进去入目的却是空无一人的书房。写到一半就随手放置的笔尖晕染了胡乱堆放在案桌上的公文边角,书架角落的小匣子还留着一条未盖严实的小缝细,里面的铜钱却不见了踪影,原本就心情不佳的公孙策脸色瞬时黑得可怕,命展昭等人立刻去把包拯带回,果然一文钱都不能留给自家大人。


        包拯灰头土脸的被展昭领回来,入门就见公孙策坐在大厅里端着茶盏不知等了多久,听见动静抬头见是包拯回来,公孙策放下茶盏,不由眯起了眼,嘴角带着温润浅笑却让人莫名寒颤,提起放在桌上的算盘站起来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包拯见状忍不住抖了抖下意识地往展昭身后挪了挪,低头抓着展昭的几缕头发遮在脸前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却被公孙策一把拉过,“大人玩得可开心?”


        包拯瞪了一眼毫无义气果断退到一侧的展昭,装傻地笑着应道:“开心开心,先生等累了吧,要不要坐下休息?”说着讨好地凑上前伸手想扶先生,却被公孙策用算盘不客气地敲了一记,包拯的痛呼还没出口就被先生的霎时变凶狠的眼刀给硬生生地逼了回去,只好赶紧转移话题聊案子,却又被证物惊得借口换衣急忙溜走,只留下公孙策望着他的背影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出门吩咐衙役带人备轿准备去梁府。


        胡府一访并未有结果,而血乌鸦却接连杀害数人,百姓们人心惶惶都不敢娶亲,皇上命包拯查办此案,隔壁的庞家少公子庞籍闲来无事也常跑来凑热闹顺便与包拯斗嘴。这天包拯突发奇想要去郊外抓两只乌鸦回来审问,一边翻箱倒柜地找“狩猎装”一边还兴致勃勃地想拉着公孙策一起,却遭到自家先生的嫌弃的眼神,包拯望着公孙策离开的背影很是哀怨,但是为了早日破案还是带上了王朝马汉一起了出门。


        包拯刚离开不久庞家少公子就兴匆匆地跑来,却看到了在一旁翻阅书籍的公孙策,连忙收敛了性子,恭敬地询问,得知包拯去郊外捕乌鸦,庞籍嘚瑟地嘀咕着什么带着随从跑了出去。公孙策翻了页书思索片刻还是不放心地让展昭也一同跟去。见展昭离去公孙策又重新拿起书,盯着书页许久也没见其动静,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放下书翻出茶具默默地焚香煮茶。


        一盏新茶雾气袅袅还未散尽门外就传来了一叠声急促的“先生”,公孙策听闻拂袖提壶又沏一杯置于一旁,就见那人冲了进来也不客气拿起茶水就往嘴里灌,然后满足地咂嘴坐下从怀里拿出了一支凤簪献宝似的举到了自家先生面前,公孙策替他将茶填满又顺手接过了簪子满是不解,包拯捧着茶杯一饮而尽得意地向公孙策讲诉起之前发生的事,原来是庞籍发现静儿姑娘与此次事有关联,特地去找包拯炫耀,包拯与庞籍互怼后去了栖霞馆安抚静儿,未曾想还真发现了线索——凤簪,案子总算有了突破口。


        去城南匠铺却一无所获,案子又陷入了僵局,今早朝襄阳王又借此机会百般刁难包拯,幸好有小皇帝打圆场才糊弄过去,下朝回来包拯忿忿不平地向公孙策抱怨却被自家先生告诫不准太放肆,包拯也知这个理但还是不爽地撇了撇嘴很是不服气,襄阳王狼子野心路人皆知,但没到最后时刻这层纸又无人敢去捅破,反而还要在面子你好我好和和美美,让人心累。


        包拯去赴襄阳王府寿宴,公孙策打着折扇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壶中水沸漫出才惊觉熄火,连茶叶也没处理就直接放入,等想起这壶茶味已尽毁,长叹一息,将茶具收拾好了,算了算时间,步出院门。和襄阳王虚与委蛇假颜欢笑了一晚,包拯身心疲惫恹恹欲睡,却在看到站在门口灯影瞳瞳之下轻摇折扇的公孙策时顿时清醒,不满地皱起眉快步上前解下披风为他披上,拉起他沾染寒意微凉的手絮絮叨叨着往府里走。


        翌日清晨,皇上传话说襄阳王府遭血乌鸦袭击命开封府速去查看,结果却发现了襄阳王府有片青青草原的故事,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包拯自然不会放过,与一同前来看戏的庞籍一呼一应地戏弄襄阳王,公孙策想要阻止却见自家大人玩得正高兴又联想到昨日包拯的抱怨, 想了想还是决定放任不管,反正开封府已经得罪了这么多次了,再多一次也无所谓吧。


        公孙睫被抓血乌鸦案可以告一段落了,但包拯却坚持此案仍有疑点不愿结案,这案件乍一看已没有任何问题,动机手法俱全,人物物证皆在,公孙策虽然不解其由,但还是本着对自家大人的信赖,陪包拯重新梳理案情。


        听着先生温润如玉的嗓音低述着案件发展,看着先生动作优雅地焚香煮茶,包拯的急躁不安也慢慢被抚平了,先生总是这般从容淡然,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便能安抚人心。随着先生的叙述包拯的指尖在桌上无意识地比划着,许多被忽略的细节都纷纷浮上眼前,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就能全部解开了。突然而来的敲门声扰乱了一室的恬静,太后还是等不及了,包拯头疼似地哀嚎一声,也顾不上收拾就匆匆地跟着前来的小太监走了,临行前只隐约地听到先生叮嘱慎言慎行,至于后面还有什么包拯也不在意,只远远地比了个知道的手势,便消失在院外。


        公孙策却忍不住扶额,每次自家大人都是这般答应却时不时要捅个娄子出来,这次入宫又不知要僵持到几时才能回,这茶看来是喝不上了。一切就如公孙策担心,包拯大殿之前又犯犟,太后大怒,幸有皇上从中调解,最后才落了个停职之处,但是按包拯的性子又怎么会就此妥协,果然就算是被罢官了,这“闲事”依然坚持要管到底。


        我真是……唉~罢了罢了,当初自己愿意追随他不就是因为他这份傻乎乎的初心,既然大人想做那就大胆去做吧,“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大人去哪,学生自会跟到哪。




        血乌鸦案最终被破,一切都真相大白,但包拯却将襄阳王得罪了个彻底,以襄阳王的权势必定不会轻易放过得罪他的人,这次陈州之行襄阳王却主动提名让包拯前去,事出反常必有妖,但陈州之行原本包拯就想请缨,这下倒也省去了朝堂上的纷争,不知祸福兮。这死局,先生可愿陪我同赴?


        陈州一案终了,满城浮尸清尽亲人伤痛藏起,一切的悲伤都将被时间淹没,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包拯等人也接连打道回府,直到重新踏入汴京,那三个月的光景犹不真实,正值清明时节雨纷纷,同归路上却少了一人,本已惆怅更添哀思。包拯向皇上禀告完陈州之行又要了几日休沐,回府交代完各项事宜,挖出了一坛酒便策马离去。


        庐州郊外,包拯抱着早些时日与先生一同埋下的桃花酒,只是这酒还未到时候,酒香未浓反倒带着些苦涩,在这清明独酌更是别有滋味涌上心中头。昏暗的天空携着连绵不绝的细雨,凄冷的春风裹着新翻泥土的潮湿陈味,扰的人心情也愈发压抑沉重。包拯随意地坐在地上,倒了两杯酒。


        这酒敬先生,谢谢先生陈州之行替我担了一切,谢谢先生多年以来的不离不弃生死相随,谢谢先生身兼数职不计回报等我归来……这雨真是奇怪,衣还未湿面上却是抹不尽的水。


       先生,这次我能等你回家吗?


————————分割线————————


其实我是来给我们群24H活动做个预热和宣传哒,请各位看官静等8号,8号有视频有文有画,有刀有糖有毒,还有彩蛋一份,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25)
  1. MINERVA汤圆要甜的 转载了此文字

© MINERVA | Powered by LOFTER